最后一位“成年人”走了,特朗普外交走向何方?

  

作者:徐长银(华语智库执行理事长、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离开特朗普政府已经两个多月了。特朗普在外交上再也不受任何人的束缚。他身边留下的顾问们在外交上秉持的强硬立场与特朗普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他们都会以特朗普马首是瞻。特朗普比更往更可以任性而为。

马蒂斯在去年12月19日特朗普突然宣布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后的第二天,向特朗普递交了辞呈。马蒂斯在辞职信中说:“我认为我需要告别自己的岗位,因为你有权任命一位与你观点更加一致的国防部长”。显而易见,马蒂斯对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表示严重不满。马蒂斯计划在2019年2月参加北约国防部长会议后正式离职,但特朗普立马让他在2018年年底前走人。

马蒂斯曾担任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多年负责美军在中东的战事,因其在军事方面的强硬立场和常常口出狂言,被人们称之为“疯狗”。特朗普正是看中了马蒂斯的强硬派立场,在组阁时邀请马蒂斯担任国防部长,成为特朗普政府班子中的第一批成员。两年来,特朗普政府班子中的多名重要内阁成员因与特朗普意见不合而纷纷辞职或被解职。马蒂斯与特朗普早就面和心不和,但作为特朗普政府班子中的平衡力量,他好不容易坚持了两年。在马蒂斯辞职前,美国媒体称他为特朗普政府班子中最后一位“成年人”。没有“成年人”的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上如何动作,引起人们的密切关注。

从中东撤军问题

特朗普一直不赞成对中东进行军事干预,主张美国从中东撤军。特朗普在2013年就曾撰文说:“我们的战士被我们训练的阿富汗人杀死!数十亿美元打水漂!不能这样!让我们更好地重建美国。”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明确表示,美国不应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不应在中东国家身上乱花钱,而应该把钱花在自己身上。

2017年6月,特朗普同意向阿富汗增派美国军队。据媒体报道说,特朗普是因受包括马蒂斯在内的顾问们的影响而作出的增兵决定,特朗普当时曾表示:“我最早的本能反应是撤军。我喜欢跟着直走。”2018年3月,特朗普在俄亥俄州谈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时,突然表示要从叙利亚撤军,他说把叙利亚问题留给“其他人去操心吧”。特朗普的想法立即遭到马蒂斯及其他内阁成员的反对。到了2018年年底,特朗普终于下决心从叙利亚撤军,并要把驻阿富汗的美军人员减少一半。马蒂斯及五角大楼的其他高级官员对特朗普的撤军计划表示强烈反对。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约瑟夫·沃特尔2月15日也公开表示不同意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沃特尔声称,盘驻在叙利亚的恐怖分子远未被击败,被击溃的恐怖组织随时可能卷土重来,叙利亚军队也尚未准备好应对来自“伊斯兰国”的威胁。

表面上看,美国军方以及美国国会两党一些议员坚持不从中东撤军是为了消灭恐怖分子,其实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要维护美国中东政策的稳定,保持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和对中东的控制力,保护美国在中东的重要利益。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在遭到强烈反对的情况下,有可能推迟撤军的时间表,但不会动摇特朗普撤军的决心。特朗普已在推特上表示,美国在中东花了数万亿美元,但一无所获,美国不做中东的警察。事实上,即使特朗普完全从中东撤军, 也并不意味着美国不会对中东进行军事干预,更不会放弃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利益。相反,特朗普政府对中东的政策将会更加任性。

朝鲜和伊朗问题

马蒂斯在朝鲜和伊朗问题上与特朗普有相同的立场也有不同的地方。马蒂斯认为,朝鲜和伊朗对美国都是威胁,都应该予以解决,但是朝鲜的威胁大于伊朗,就紧迫性而言,朝鲜的威胁排在第一位,必须尽快解决。马蒂斯说,从战略层面来看,伊朗的威胁不像朝鲜那样“具有世界广泛性”,对伊朗问题“最好是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马蒂斯也不太赞成对朝鲜动武。据报道,特朗普在执政的头一年曾有过对朝鲜实施手术式军事打击的念头,但被马蒂斯劝阻。

马蒂斯辞职之后,特朗普内阁班子中两位重要支持者——国务卿蓬佩奥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朝鲜和伊朗问题上都是强硬派人物。蓬佩奥曾认为任何外交压力和制裁都无法使朝鲜停止发展核武器,在朝鲜研制洲际导弹对美国形成真正威胁之前,就应对朝鲜实施军事打击。博尔顿同样主张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推翻朝鲜政府,并反对与朝鲜进行谈判。但是蓬佩奥与博尔顿有一个共同点,不会公开反对特朗普的政策主张。白宫官员曾对媒体暗示,他们对特朗普应对自如。因此,一旦特朗普与朝鲜首脑会谈彻底失败,蓬佩奥与博尔顿完全有可能推动特朗普对朝鲜实施军事打击行动。当然,最终决定权还在特朗普手中。

美国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蓬佩奥认为伊核协议是奥巴马政府的一个败笔,是“灾难性”的,他坚决支持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并表示应让伊朗对其在中东的行为付出更高的代价。博尔顿主张使用武力摧毁伊朗的核设施,阻止伊朗研制核武器,更迭伊朗政府。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制裁后,如果伊朗重启核试验,按照博尔顿的主张,美国将可能对伊朗动武。

委内瑞拉问题

马蒂斯认为,应通过与美国在拉美的盟国进行合作,共同稳定委内瑞拉的局势。马蒂斯说:“不过最终这个政权还是必须要下台,这取决于委内瑞拉人民,取决于那个地区的国家帮助加快完成这个进程。”

特朗普早在2017年8月就曾表示不排除对委内瑞拉动武。当时的国防部长马蒂斯表示,他没有接到采取军事行动的行政命令。马蒂斯不太赞成特朗普要对委内瑞拉动武的说法。今年1月,美国策划委内瑞拉反对派人物瓜伊多自封为总统,并策动西方一些国家支持瓜伊多,目的是要在委内瑞拉培养一个代理人,通过代理人把委内瑞拉控制在美国手中,实现美国在拉美的战略利益。美国已下决心要把委内瑞拉现任总统马杜罗赶下台。

可以更任性的特朗普近来已经明确表示,解决委内瑞拉问题不排除使用武力。一旦美国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预,拉美地区将会出现动乱的局面,并有可能形成一个新的热点地区。解决委内瑞拉问题只是特朗普清理美国后院的第一步,下一步的目标可能是古巴和尼加拉瓜。特朗普政府对拉美地区所作出的战略调整将使这个地区陷入动荡不安的境地。

与俄罗斯的关系

在美俄关系问题上,马蒂斯的立场与特朗普不一致。马蒂斯主张对俄罗斯采取强硬立场,反对美国与俄罗斯合作,并称普京是一个“完全无法信任的人”。马蒂斯认为,俄罗斯对美国总统大选进行了干预,并且认为俄罗斯去年对美国国会的中期选举也进行了干预。马蒂斯认为,从军事实力方面来讲,俄罗斯是美国的最大威胁。

特朗普现在的两位主要支持者蓬佩奥和博尔顿也都主张对俄罗斯采取强硬政策。蓬佩奥在2017年1月就任中情局局长时曾表示,俄罗斯恢复了侵略性立场,对欧洲形成了威胁,主张美国继续对俄罗斯施压。蓬佩奥就任美国国务卿之后,为了维护特朗普的总统地位,在公开场合逐步淡化谈论俄罗斯问题。博尔顿曾对普京进行刻薄的攻击,主张美国制定一个长期战略来对付像俄罗斯。虽然马蒂斯辞职减少了特朗普改善美俄关系的压力,但是特朗普要想根本改变目前的美俄紧张关系也很困难。与中国的关系

美国多次出动军舰和战斗机到南海对中国进行挑衅,可以说是马蒂斯一手导演的。但是,马蒂斯可能是特朗普内阁班子中唯一主张美国应与中国进行合作的主要成员。

马蒂斯去年12月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记者提问:“哪个国家对美国的威胁最大,是中国、俄罗斯还是朝鲜?还有伊朗?”马蒂斯表示应从实力、紧迫性和意愿三个方面进行分析。马蒂斯认为,就紧迫性而言,朝鲜是个威胁;就实力而言,俄罗斯是个威胁。他说:“你看看俄罗斯,看看它目空一切地使用武力,满不在乎地讨论核武器,显然必须要阻止俄罗斯沿着普京看似太过经常意愿走的一条道路走下去。”

马蒂斯说:“再分析一下意愿,我已与中国的国防部长谈过几次,毫无疑问,我认为,中国想要恢复其认为它作为一个伟大民族在世界上的应有地位。而我认为,我们必须想方设法与中国合作,两国核大国、两国超级大国以这样一种方式合作:当我们冒犯了对方——这种情况随时可能发生——我们有办法管控这些问题。”

马蒂斯还说:“我们正在探究能与中国合作的地方。在必须要对抗的时候,我们会与他们对抗。但现在我们的愿望是结束那种局面,找到一种管控新的关系的办法。”

美国国防部在去年12月1日公布马蒂斯的这番讲话显然是在配合美中首脑在阿根廷20国集团峰会上的会谈。因为正是在这一天,中美两国元首达成了贸易战停火的共识。但是,马蒂斯关于中国的这番讲话,是他个人的立场,还是反映了特朗普的政策主张?不得而知。马蒂斯的离职表明,围在特朗普身边的人,对中国持更强硬和对抗的立场。

posted on posted @ 19-03-23 03:37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K2网投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